切换到宽版
  • 1阅读
  • 0回复

遇治则仕,遇乱则隐,画中表达人生理想,王谔绘沧浪濯足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在线公孙飞燕
 

娱乐注册

      以诗文题材入画的历史十分久远,东晋名家顾恺之就以曹植的洛神赋为主题,创作过长卷。文学作品中的名句名段让世人耳熟能详,以此为素材进行创作,可以拉近绘画作品与世人的距离。这幅明代画家王谔画的沧浪濯足取材于先秦时期的孺子歌。孺子歌就是先秦时期的民歌,其中有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。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:清澈的河水可以洗帽子带,浑浊的河水可以洗脚。后代文人把这样浅显的意思引申为君子的处事原则,遇治则仕,遇乱则隐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王谔是明代中期画家,浙江奉化人,在宫廷内专职创作长达10余年,后期领锦衣千户的俸禄。王谔是浙派的中坚力量,艺术成就与浙派领袖戴进在伯仲之间。王谔很长寿,年逾八旬还有作品传世。这样一位长寿画家留下的作品很多,几乎都是山水人物画作品,画风以仿南宋马远、夏圭为主,画斧劈巨石、山水一角。这幅沧浪濯足在透视上有些奇怪,画中人物过于高大,古树与远山几乎一样大小,很难表现出旷远的空间与幽深的意境。出现这样的问题,还是和画家的创作理念有关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明代浙派画家都是学习南宋院体画风,在学习过程中也加入了他们自己的理解。其中一个标志性的做法就是让画中的人物成为画面主体,而不是点景人物。在这种情况下,还在照搬照学就会出现不协调的感觉。突出人物的主体地位,这一点没有问题,最大的问题在于王谔没有调整人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。传统绘画作品不太讲究透视,但基本的空间处理手法还是有的,比如人、树、山之间的比例关系,还是应该符合视觉规律。缺点很明显,优点也很突出,王谔把重点放到了意境处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沧浪濯足描绘的是文人生活态度,这样的主题很容易引起文人士大夫阶层共鸣。艺术作品都是为特定阶层服务的,尤其是这类院体绘画作品,虽然在细腻华美上下功夫,但本质上和普通百姓的欣赏习惯还是有距离的。再加上王谔长期在宫廷内从事创作,这让他在表达情感方面更贴近“上等人”的喜好。文人的情怀细腻复杂,隐逸山林之中也常常关心家国大事,画中的隐士在溪水中洗脚实际上要表达对自身道德标准的要求。王谔的创作重点是抒情,这也符合明代浙派的创作理念,尽可能地在作品中融入故事性情节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王谔作为浙派的中坚力量,对南宋院体画风理解得十分深刻,笔墨清爽、风格劲朗、人物潇洒,追求一种大气华美的面貌。这样的表现方法为传统题材作品注入了新活力,但由于没有解决好画面各部分的远近关系,浙派最终在明代中期被吴门画派所取代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画日常生活片段,描绘夜景山水,明代吴门画派沈周绘秋林图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用笔刚柔并济,描绘乡间生活,明代周臣绘捉柳花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描绘物阜民丰的太平盛世,清代宫廷画家王云绘桃园幽境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墨分五色画绚美山水,清代戴熙绘云岚烟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